新生入读[江西教师资格证认定]战胜困难的力量

    新生入读,老师家访是惯例。还没和16个孩子见面,叶洲波就从对口学校了解了每个孩子的情况。她打了家长电话,但语言不通,家访未完成。

    ,叶洲波见到了这16个学生。从早上6点起来跑操,到晚上9点学生入寝,她一周6天陪着他们,每天工作15个小时。学生饮食不习惯肚子疼,一个电话打来,她马上送去医院;学生对气候不适应感冒了,也找叶老师……这对年近50岁的叶洲波来说,有点拼。

    为什么这么拼?做了多年班主任的叶洲波说,一开始是出于责任,“他们大老远从贵州到宁波求学,父母不在身边,我这个做班主任的要担起责任。”

    “慢慢地,我照顾他们,他们也温暖了我,我们互相取暖。”叶洲波说,去年11月,她的父兄相继出现病痛。一边是学生,一边是家人,一边是学校,一边是医院,她来回奔波。在一个早自习结束、又要马上赶去医院的早晨,她终于绷不住了,“我跟孩子们说,‘老师有急事,你们要听话’,讲着讲着,眼泪下来了。”叶洲波说,这是她从教以来少有的在学生面前袒露脆弱。

    “他们特别心疼我。有个学生说,贵州大山里有草药能治病,让他爸爸采草药寄过来。还有学生说,‘老师你别挂念,我们乖乖听话,你去忙家里事。’”叶洲波说,那段时间她成了“团宠”,是被照顾的“小公主”,“这给了我战胜困难的力量。”



    向来原著粉是最不容易讨好的,难得汤梦佳从出场到剧终,始终没被网友吐槽“魔改”角色。有一场戏,凌翔茜跟暗恋的男神楚天阔在教室“对手掌”,被老师当场抓包,楚天阔为保学生会主席身份,甩锅给凌翔茜。凌翔茜听到男神故作无辜言论的震惊,到逃门而出的委屈,表演流畅自然,全无公式化的“瞪眼噘嘴”套路,感情都在她不加矫饰的脸上。很有说服力的演绎了一个不谙世事、满身傲气的小公主,第一次看透男神真面目时内心的不敢置信,与少女梦碎的崩溃。

    你看她眼神无助,哭态可怜,情绪真实传神,这样的女同学又怎么会不惹人心疼动容,你恨不得把她的那份伤心抢走替她哭。

    平安夜被蒋川骗出去的凌翔茜,揣着四分惊喜,六分期待。她苦苦等待时对蒋川的嫌弃不耐烦,语出伤人的孩子气刻薄,以及自责后悔的慌张,最后都化成低头到围巾里的毛茸茸失落,挠的人心软,无力抗拒。

    从来没有经历过80年代的汤梦佳,跟69年生人的于谦老师一起出演《老师·好》,要表现三十年前的校园故事。毫不露怯的她像穿上一袭老灵魂,不再是可爱又亲切的现代少女,反而带出别有味道的疏离感,是遥远年代的朦胧美和纯朴时代不可复刻的清澈动人。

    耐人寻味的情绪张力,在汤梦佳的年龄来说,可谓相当亮眼。汤梦佳的履历表几乎跟她的年龄一般长。童星出道的她四岁就得到与徐帆、邵兵合作电影《紧急迫降》的机会;2001出演吴彦祖、王祖贤、宫泽理惠主演的电影《游园惊梦》;2006年便一跃成为电视剧《成长别烦恼》的女一号。

    2018年在电视剧《彗星来的那一夜》中,她的表现让一众追星girl变身柠檬精,渴望一个林小小的同款梦想成真。汤梦佳早已彻底摆脱了“童星转型难”的噩梦,不再是“徐帆的女儿”、“宫泽理惠的女儿”,而是“独当一面的汤梦佳”。走到这一步,汤梦佳靠的不只是天赋,同比例的还有极大的热忱与努力,这正是她的娱乐圈简单生存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