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教师资格证网上报名教师在岗有幸福感

    在越是基层的地方,越为明显。表现如下:一是,越是在基层,教师晋职称、评优秀、选先进就越是艰难,大量的教育资源都被留在了大城市和知名学校,很难向基层学校延伸;二是,教师作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,与行政人员也有很大的身份差异,权力部门领导的一两句话就有可能影响到教师的各种待遇。

    “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满腔热情关心教师,让广大教师安心从教、热心从教、舒心从教、静心从教,让广大教师在岗位上有幸福感、事业上有成就感、社会上有荣誉感,让教师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。”对标中央的要求,各级教育部门要考虑的是如何保障教师的权益,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家长而问责和制裁教师。

    如果因为打了学生而把教师的过往成绩全面否定,甚至还是砸教师的饭碗,地方教育部门的处罚未免过于严厉了。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以及学校,在对体罚学生这样的事件的处理过程中,应该成为公平公正的裁判——既要保护好教师的权益,也要对家长进行有理有据的解释。



    赋予老师的惩戒权在操作层面,摆在教育部门面前的任务十分紧迫,要尽快按照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提出的要求,着眼于研究细化惩戒权赋予的具体问题,研究制定具体实施细则,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实施的范围、程度、形式,促进广大教师既热情关心学生,又严格管理要求学生,这样才能促进学生健康成长。

    同时,权力的任性尤其是权力对于教师群体的强势,也需要进行约束。这显然是一个比简单的赋予惩戒权更为重要的问题。

    “我们教育局领导很挠头,每年招老师都要走很多程序,跟人社局等多部门协调编制”,王平说。“当初一家一家跑,苦口婆心招进来的”,灌南教育局相关人员也说道。

    条件比不上发达地区,苏北等地就干脆在招人时放宽要求,而这却在一定程度上导致,有的老师将该地作为一个“跳板”,日后考上更好的单位立马辞职。

    观察教师跳槽流向,可以看出“基本上我们这些地方老师往周边好的一些地区走,周边地区好的学校好的教师往苏南走”,灌南教育局人士说,“说不好听,我们就是金字塔的底层”。据他了解,去年灌南县以辞职的形式流失的教师接近一百人。

    作为校长的王平也深有体会,他的学校总共一百多名教师,每年走十几个,“教育系统帮我们再补充,补充完又有一部分要走,一直在流动。”而有的是去年刚来、今年就走,有时候“我们不得不找代课的,这样师资力量就变弱了。”

    灌南教育局的人士称,今年教师外流现象尤其严重,这因为江苏全省各个地方都在加大教师招聘计划,招聘方式也很灵活。

    “人往高处走,我们也理解。但我们今年教师招聘在六月底前就做好了,现在提辞职,我们就担心下学期有的班没老师上课。”该人士说。

    据了解,面对这一批新的离职者,灌南灌云还想出了与周边地区对调要离职的老师的法子,以减少双方损失。“不过这也要看两地匹配度,一般经济相当的地区成功率大一些。”该人士说。

    “如果实在不能挽留,我局也不会延迟审批,以免影响他们被其他县区录用。”

上一篇:江西教师资格证报名--形成“造血”机制   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