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南昌教师资格证报名}升学分数依然是关键或核心

    教师职务被其他学校工作人员占用,而且比例越来越高;

    第一各级教师职务的技术标准和评聘程序被基层学校曲解或异化,升学人数和考试分数依然是关键或核心;

    教师职务评聘依然没有分开,评聘程序不公开,被基层学校主要领导‘暗箱操作’;

    部分教师,特别是***教师人才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依然没有真正地、充分地调动起来”。

    非但如此,社会上各种不良倾向的侵蚀,各种不正之风的干扰,将教师职称评定变形、走样,成为教师的“难以承受之痛”。

    权力的腐蚀

    由于符合各层级职务任职要求的教师很多,但具体职数十分有限,而十几人,几十人争一个职称评定指标的现象,常在基层学校上演。

    由于每次评定的具体条件都由基层学校领导制定,在民主治校没有得到根本落实的情况,权力便成了职称评定中的***有权的发言者,致使一些老师竭尽全力去争当领导,想方设法找领导干预评审。

    人情的干扰

    人都有七情六欲,都有个人的思维方式和处世方法,这就难免有自己的朋友圈,有自己的人情往来,但在学校教师的职称评定中,人情圈子又毫无例外,这严重影响了职称评定的工常工作,政策、条件也因此会倾斜,人为设限之事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    这种情况下,要么是老实的吃亏,要么拼命与有关人士结上人情,拉上关系,甚至不惜请客、送礼,不惜屈膝行贿。

    当教师职称成为某些人的囊中之物,成为某些人可以支配的“恩赐”或“财富”时,其被用来牟利的危险,也必然成为现实。不仅如此,有了上面的“好处”,一些部门也紧紧盯上了这“教师职称评定”工作,坚持要“加强领导”,甚至“亲自为之”。

    本来在《中(小)学教师政务试行条例》中都有明确规定,“教师职务的评审工作,由省、地、县三级教育行政部门领导,并分别设立中学教师职务评审委员会。各级评审委员会由同级教育主管部门批准”。

    但令人十分费解,十分遗憾的是,在不少地方人事部门不仅霸占了评定权,还坚持将指标分配等都全握在手中,他们都会不辞劳苦地去分配名额,调整指标,我在为他们这样的“全力为基层着想”的“伟大奉献精神”所感动的同时,又不能不以“***坏的恶意”推测他们的真实用心!

    2019年起,江西省对各级各类学校所有在职教师建立个人师德档案。年度师德考核结果为“不合格”的教师,5年内禁止参与各类评先评优、职称晋升和评模表彰等。

    据了解,教师师德档案包括个人基本信息、师德承诺书和师德考核记录,每学年填报一次。江西要求,对于教师师德档案建立工作,高等学校由院系负责建立及管理,由院系和学校共同考核,由学校负责监督;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由学校(单位)负责建立、管理、考核,由学校(单位)主管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抽查。从2020年起,江西教育系统组织开展的各类评先评优、职称晋升、评模表彰、导师遴选、出国深造等均需提交师德档案。

    师德考核结果分为“合格”“不合格”。凡年度内出现违反《教师法》、教师师德承诺书及《教师职业行为准则》中有关禁令的教师,无论情节轻重,均应直接评定为“不合格”。教师年度师德考核结果与所在单位年度全员考核和绩效挂钩。年度师德考核结果为“不合格”的教师,其当年年度考核、专业技术职务考核等均直接确定为“不合格”等次,且5年内禁止参与各类评先评优、职称晋升、评模表彰、导师遴选和出国深造等。

上一篇:教师资格证面试的这八个问题,你清楚吗?   下一篇:没有了